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49009.com >

49009.com

评本届亚布力:中国改革要靠既得利益者变身吗?www.01986.com

发布日期:2019-10-01 03:0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今年的亚布力论坛特别热闹,已经成为中国企业家阶层的第一论坛,更引人注目的是,它成为新年的第一个舆论热点,即中国社会舆论的最新风向标。

  这本身是很不容易的。亚布力位置偏远,飞到哈尔滨后,还须乘坐4个小时的汽车才能达到。然而,12年来,由于这个论坛风格草根、忌讳较少、言论大胆,逐渐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企业家和学者参与,今年更是达到了顶峰,在最知名级别的企业家中,仅柳传志、宁高宁和王健林等很少几人没参加。

  但今年政府官员参与的明显减少。这和去年亚布力论坛有一个闭门分论坛话题敏感有关。另外,去年有政府官员在论坛上的讲话受到了批评。今年官员回避是可以预想的。

  过去三年的亚布力论坛本人都参加了,但今年没参加。一则主办方没有邀请,或因参会者太踊跃而亚布力接待能力有限;二是也没有去争取,不太想参加,除了有事脱不开身外,直觉上这次论坛的政治色彩会比上届更浓。

  果不其然,此次会议言论大胆,加上春节乃新闻淡季,在近一年来社会思潮明显活跃的背景下,成为了一个重要的舆论平台。其中最惹眼球的两个线.市场经济与国有企业的关系;2.中国改革是走威权主义道路还是既得利益者变身的道路。这两个话题也是当今中国争论最激烈的话题。

  对于市场经济和国有企业的关系,华远地产董事长任志强又放了一大炮:“我觉得做大做强国企的真正含义就是掠夺民财。国有企业实际上做大做强是对市场经济的一个最大的破坏。”本来任志强是不该说这话的,他说这话必然陷入悖论——因为他是国企董事长,一辈子干的都是国有企业,如果他说的是真话,那他就一直在掠夺民财,明知是“坏事”还干;如果他说的是假话,来取悦民营企业家,以获得从国企退休后的新市场空间,那又难逃“虚伪”嫌疑。

  同样是国企房地产商老总的刘晓光如此反驳:“我肯定不同意,世界各国都有国企,我也反对旧国企的体制,当年我提出新国企,别人说你是反动。不能说国企一概应该消灭,在关系国计民生的,特别像航天,确实不能动。”

  关于国企的争论由来已久,在去年2月世界银行发布中国应该缩减国有企业规模,当时就引起轩然大波。这一次可谓余波未平。据笔者观察,现在各思想派别对于市场经济的基础配置资源功能,国企退出竞争性领域有基本共识,分歧主要在于,是彻底消灭国企、www.01986.com全面消除国有资本,还是国企要控制关系国计民生和国家安全的关键领域,例如在航空、电信等领域允许国资作为混合所有制的一部分存在。本人持有后者观点,因为如果国有企业全面退出,中国民营企业又比较弱小,中国经济和金融势必被外资全面掌控,国民利益和国家安全将失去基本保障。

  此次最重大的话题是,中国改革攻坚的路径该怎么走——是威权主义的道路,还是既得利益转身的道路。现在各派对于中国必须真正意义地改革攻坚没有异议,主要的分歧改革是在总体设计下,由强有力的权威执政者推动并分步实施;还是政府权威退出,国有资本退出,改革在私有产权的基础上,通过各方以实力自由博弈而推进。

  本次论坛的两位嘉宾吴敬琏和张维迎先生,都是支持后一条道路的。吴敬琏先生认为:威权主义已经过时,他说:“新加坡在英国殖民时代把西方的法制框架引进来。所以它是一个很特别的威权主义的法制国家,一方面国家政府强大有力,另一方面它还要走法律程序。”然而,他介绍说,李光耀在2000年达沃斯论坛上自我否定新加坡的威权主义道路。

  张维迎则更进了一步,他提出了“既得利益者变成改革者”的思路,他说:“大家普遍认为既得利益是改革的最大阻力,这一点也不错。但是如果我们看一下历史,许多成功的改革,甚至革命都是既得利益者推动甚至领导的。如果既得利益者不能变成改革者,我们是没有希望的。”

  张维迎提出这一思路并不意外,他在去年12月份就提出:“十八大之后不再腐败的官员就既往不咎,十八大之后继续腐败的官员新账旧账一起算。同时,要启动政府官员的财产公示,研究超过合理收入之外的部分,究竟是没收,还是交税之后就归官员自己。”可以看成是为既得利益者叫了一次赎买的价格——如果征收20%税收的话,这个价格与移民去美国的成本差不多。

  对于“赎买”,本人并不完全排斥,就像当年股改时非流通股股东向流通股股东对价赎买一样。但本人坚决反对排除权威,以实力自由搏击式的改革。这样的改革注定失败:第一,当今中国最突出的问题是贫富严重分化,自由博弈只能恶化它,并激化社会矛盾;第二,当今世界各大国各种族为争夺地球有限的生存空间,竞争的激烈程度达到了空前水平,如果中国丧失了中央集权,改革不能在顶层总体设计之下,通过威权控制有条不紊地进行,一定会在外部竞争压力下四分五裂,甚至丧失种族生存主权。即当中国民营资本实力又弱且胆子很小,其结果必然是外部势力彻底掌控中国政治经济,中国民众和民营资本必定双输。

  在这个改革攻坚已经形成共识的时代,亚布力论坛的探讨是有意义的,但这种讨论应该容纳更多的声音,让真理越辩越明。而不只是某种声音盖过了其他的声音。否则即便它在企业家中的影响力更大,但是在主流政治和社会公众中将会更边缘。(作者为中华元智库创办人、本报特约主笔)手机看开奖22249且表面带负电荷。